白楠茁:我在北京四中上了一节“双课堂”

在这样一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我们如何实现我们所谓的“给学生一杯水,我们要有一桶水、给学生一桶水,我们需要给他们一片海”?我想那个时代可能一去不复返了。因为在这个时代,我想学生们现在需要的可能不仅仅是一杯水和一桶水,他们要的应该是整片银河系、属于自己生活的体验和规律对于所有信息的整合和拓展,从这里看,在传统课堂里我们习惯的给和拿这种方式是否还适应现在的教学需求呢?曾经的传统课堂可能更多的是一种单向的给予。我们现在越来越感受到如果学生的脑子里没有知识体系、没有对自己曾经的问题和对生命的的关照和唤醒的话,无论我们老师在讲台上讲出多么精彩的话,都是一种封闭的信号。

关于语文学科的特点,有两件事必须要做的,一个是阅读。阅读不仅仅是坐在书桌前书本的阅读,更多的是学生通过书本打开一个世界,从而打开自己的内心,在自己有限的时间和生命长度、空间活动范围内,让自己的生命不断的变宽变厚,基于这样的理念,应该有很多语文老师特别乐意不断的在课堂上给学生推荐阅读材料、不断的想要把自己读过的好书、好文章分享给他们。

另一个事情就是写作。就像吃东西一样,我们需要咀嚼、消化、吸收,最后体现出来的就是我们的个子长高、体重增长。阅读就是这样的一个咀嚼、消化和吸收的过程,而最终体现出来的在成长方面就是思维方式的变化、对自我生命和心灵的不断地提升与认识。如果我们不把孩子们头脑中形成的想法和思考形成文字凝定下来的话,可能过了几天这些就烟消云散了。因为他们的头脑中一直在涌现新的想法。所以,语文学习过程中,写作和阅读之间就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

北京四中语文组的老师在与北京四中网校的十几年合作中,通过对双课堂的讨论,我们发现无论是阅读还是写作,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感悟。所谓感悟,其实是心有所动,就是真的被我经历过的事情、看到的东西打动,心里有触动脑子里就有思考。阅读应该是一种养料的积累,而写作实践就是将这种养料作用在自己的生命成长过程当中。

十几年前,我在上高中的时候,没有网络平台,其实你会发现,传统教学当中有两个特别难以突破的局限:从学习角度来讲,这个局限就是课堂时间和空间的有限性。我们没有办法把所有的东西在四十分钟内或者一周五节课的时间内都全部陈列在学生们面前。从学生角度来讲,这个局限就是他们的参与度。我们现在班级名额就是一个班有45名学生。一节课40分钟,老师什么都不干,就让每个学生都发言说一下自己的感想,每个同学能分到的时间一分钟都不到。我们都有这样的感受,如果课堂气氛越热烈的、大家对这个问题的讨论特别感兴趣是的话,在这节课堂上,最多也不过只有几个同学能参与其中,能有机会站起来发言。针对这两个局限性,我们在与四中网校合作的十几年中,不断地推进这个双课堂的教学。所谓双课堂,其实是现实课堂与虚拟课堂的融合。

那么我们有了四个方向,是我们在语文学习的过程中,为学生设定的因材施教的一个学习的平台,我简单交流分享下。

首先是“以课文学习为出发点”。语文学习最传统的方式是讲课文,这些课文都是很经典的文本,对于学生心灵的发展,对于他们认识世界认识历史乃至认识自己都很有助益。我今天拿刘葵老师当年所开创的《鸿门宴》为例来讲。《鸿门宴》的背景大家都知道,在和学生分享这个故事的时候,讲授文言知识不在话下,讲清故事的来龙去脉也没有问题,更关键的是对项羽和刘邦两个人物形象的分析和探讨,乃至对他们的历史评价。我们通常的做法是在课堂上讨论,后来刘老师萌发了一个想法:故事是由人来讲的,历史其实就是故事。不同的人在面对历史的时候,他的想法不一样,他想达成的目的不一样,那么每个人叙述故事的角度就不一样,这个故事也就不一样了。从这个角度出发,她开辟了一个新的角度,给学生们留了这样的作业:选择《鸿门宴》中的一个主要人物,用第一人称重新讲述“鸿门宴”的故事。原作者司马迁是从第三人称的视角来写这个故事的,算是“上帝视角”,什么都知道。但这个“第一人称叙述版《鸿门宴》”,一是好玩,学生们一听我也可以讲经典故事了,因为很有趣,愿意参与;二是达成了我们的教学目标,就是能够看到学生们是如何去理解故事及故事背后的东西的;三是这种作业在北京四中网校在线教学平台上以帖子的方式发布出来,学生之间可以相互阅读、评论,避免了传统纸质作业上交,只能老师一个人看或者要花费大量时间同学们之间传阅的弊端。在这个平台上,每个学生上传自己的故事时,都会点开别人的故事看一看,正是这样的点击,让每个学生之间都形成了网状的交织。这样每个学生的读者就有原来的老师一个人,变成了班级里的每一个同学这样一个群体。刘老师在交流这个作业的出发点时谈到,首先从不同的角度理解不同的人,其次从不同的角度也会发现每个学生的个性也是不一样的。同一个故事,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理解。给大家展示下刘葵老师在四中网校在线教学平台上发布的两个作业:

第一个是一个阅读作业,在这些阅读的基础上,刘老师布置了第二个作业。我们来看下他们的选择:

可以看到每个人选择的角色都不一样。从这个角度上,其实一篇课文的学习在传统的课堂上,我们要完成相应知识的梳理和传授,那么由此之外,心灵的事儿我觉得还是交由丰富的心灵去做。

我们还“以专题学习为出发点”,在双课堂中进行了试验。以“西方现代小说”单元教学为例。西方现代派小说和我们的传统小说,在各个方面都有天壤之别,所以我们给这一个单元起名“小说还能这样读”,相对应的在留给学生们的作业里还有“小说还能这样写”,缘起就是让学生认识到写作的体裁只是思想的一种承载,就像新课标所说的“理解作品所表现出来的价值判断和审美取向,作出恰当的评价”。

我们“以某一语文活动为出发点”,,举例来说,是以语文文本中的一个“报告文学单元”为起点,策划了一次学生们自己去写报告文学的双课堂语文教学活动。这次写作实践活动名字叫“身边的陌生人”,最早由杨志刚老师发起,我们觉得非常好,延续至今已经十年了,就是希望学生们不仅是从知识上学习报告文学是什么,更要把这些作品里面饱含的情感和力量传递给他们。基于时代的发展和变化,我们更希望这些好的因素能够融入到这些90后、00后的心灵世界中去,让“读写生活化,生活读写化”,让学生能够关注身边的人和事,学会用自己的眼睛和笔触去书写生活和时代。

最后还有一个是“以学生生活感受为出发点”,生活处处皆语文,学习是无处不在的。四中的语文老师,特别是刘葵老师是一位热爱生活、能从生活中挖掘出美的典型的教师代表。四中校园最典型的植物是教室窗外的一株株玉兰,这些玉兰每年三月份都会含苞待放。每一年都花开,每一年都被忽略了,一节一节的课就在它们旁边结束了。后来尹强老师有了一个想法,这个想法也被我们继承了下来,叫做《留住春天》,操作很简单:开春的时候,让同学们拿起相机,寻找校园里的一株植物,盯着它们,可以是一朵花一株草一棵树,每天拍一张发到在线教学平台上。到学期末的时候,积累了几十张照片。让学生们去关注“时间都去哪儿了”,那些花从含苞,到一点一点的绽放,再到衰微,最后大朵大朵的凋零,时间的痕迹用可见的方式触动着学生们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