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春:我是第一个在楼道里办公的校长

传统的城市中学校园似乎与“审美”无关,更多的是呈现出一种功能性空间的“实用价值”——四围封闭的校园高墙将校园与城市隔离开来,狭窄的走廊两旁是规规矩矩的“盒子状”一个又一个连接起来的教室,有限的校园空间里整齐的种着树木或者绿化带,规规矩矩的四百米或者八百米的操场应该是城市中学校园里最大的空阔地带了。这样的校园只实现了一个单一的功能效用——教学。

北京四中房山校区设计效果图

借着这次北京四中网校举办的中国国际远程教育大会,来自全国各地的参会者一起踏进了一所“颠覆”以上认知的美丽校园。这个占地4.5公顷的新建公立中学位于北京西南五环外的一个新城的中心,是著名的北京四中的分校区——北京四中房山校区。一所城市的中学校园对教育而言,它应当承载着什么样的教育效用,应当如何满足今天中国城市学生所迫切需要的东西,北京四中房山校区的黄春校长对此有深入的思考、独到的见解。

北京四中房山校区实地俯拍图

欢迎各位专家来到美丽的房山,来到美丽的北京四中房山校区的校园。这座校园,从建筑意义上已经获得了多项国际金奖,不过,对一所学校而言,比建筑更美的当然是教育。我所说的教育的美,主要体现为这座校园,是一个真正能够托起每一个人的学习梦想的地方,是一个真正能够包容每一个人的学习品格的地方,是一个真正能够实现每一个人随时随处阅读学习的地方,哪怕你的某一次阅读和学习的冲动完全就是突然的心血来潮,在这个校园里,也一定能够找到最适合你的冲动的时间和空间。

就是这么与众不同

一座校园,如果可以随时随处地帮助一次学习欲望的实现,那么,这座校园就可以表现为随时随处都会有教育在发生,那么,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学生、老师,甚至不太经常进来的家长,也包括擦肩而过的诸位),这里的每一个人也就都能够随时随处地收获到看得见的成长。

优秀的校园,绝不是只有老师在教育学生,它一定是所有人之间的相互教育,相互影响,相互作用,这就是北京四中的核心教育理念所谓的“以人育人,共同发展”。而这种以人育人的状态的顺利生长,就必须依赖于刚才我所说的和诸位刚才所见到的这种随时随处都是学习、都是教育、都是成长的丰富的校园。

因此,置身于这座校园的每一群人,学生,教师,家长,都是和这座校园和北京四中的教育相关的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于是,在这里,就顺理成章地诞生了教师学校和家长学校。这里的教师学校和家长学校,不是狭义上的教老师怎样教学生,和教家长怎样教孩子,而是关注教师和家长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的自我成长。教师在成长,家长在成长,学生在成长;这三种成长之间是同时进行的,同样重要的;正因为如此,这三者之间也是会发生彼此促进的作用力的。我们认为,学校,当然应该是全社会中最集中最典型最高效的学习型组织,并且,让一类人的学习影响另一类人的学习,这才是一个学习型组织的核心价值和真正意义所在。

教育最怕什么?最怕一群自己不学习不成长的人,在向另一群正在学习和正在成长的人提各种要求,并以考试来吓唬别人。我们要求教师要坚持专业化学习,我们帮助家长去坚持终身学习,我们带动社区居民推动全民化学习,也是基于这种害怕而进行的自我约束和自我努力。

所有的文化,都要通过反省自己来获得;所有的反省,都要借助于学习才能深刻;所有的学习都离不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和“听大家说”。诸位都是学习的专家,毋庸赘言,诸位一定都能理解我们所倡导的读读好书、出门走走、听听讲座这三件事情对于一个人的学习和一个学校的教育而言,可以意味着什么。所以,在这个校园,所谓的努力办学,俗话讲“做教育”,其实我们无非就是在努力地做着这么三件事情。

于是,随处都可以读书,可以三五成群地读,更提倡一个人躲在某个角落静静地读;经常可以出门游学,去看看别人的陌生的世界,或是在熟悉的世界看看陌生的人群;每天都有讲座,你可以随意的听,更可以随意地讲,在我看来,这就是最必需也是最幸福的学习了。

希望短短的中午时光,能让诸位喜欢上这座我深爱着并为之努力着美丽校园。